反思登山

今年的玄武峰攀登,是我第三次高海拔攀登了。这一次主要的收获是对高反的真正适应。

2014年2月,也是在双桥沟,本来准备攀登玄武峰的,但是由于注册的原因,没能成功,所以老幺带我们上了一个叫做曲登嘎布的山峰,其实那次不是首登,但是是老幺首次公布他登顶。海拔是5117米,可能实际上有些误差。当时我算是成功登顶了,但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去的。记得最后冲顶时,一块大石头从头盔的正上方砸了下来,这成为了我第一次比较危险的经历。但是对于高反而言,这一次还没来得及体会到高反是什么,就已经下撤到了老幺家。在回来的路上,前额很疼,自己以为是发烧,还用冰来敷。回到老幺家之后,海拔降低让高反消失了。
2014年7月,雀儿山(6168米)。到4000米营地的时候,前额开始疼痛,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高反是怎么样的。在4700米C1,头疼和失眠构成了全部的记忆;5300米营地,继续的头疼和失眠。当时知道了自己的高反的状况,但是无法克服自己的这种反应,可以说是对高反毫无抵抗力,只能任由其肆虐。
2015年2月,玄武峰。4700米营地,第一晚头疼,呕吐;第二天上升到4900米左右时克服了高反,开始好转,到5200的垭口毫无压力。回到4700米营地,无反应。

三次攀登的经历基本上让我体会到了对高反的认识以及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后面的两次都没有登顶,但是跟着兰姐,我学习到了很多东西。这些对于我而言,都是非常珍贵的。

记得自己在8号上午非常痛苦的时候在想,到底选择下撤是一种理性的选择还是认怂?可能克服了困难才有机会和资格去讨论困难,所幸我克服了这次高反。

说实在的,没有高反的世界,完全是一个新的世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