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4日到5日白河野攀小记

对于许多人来说,在悬崖峭壁上进行攀爬是对于未知的冒险和恐惧,而对于有过攀岩体验的人来说,在真正的岩壁上进行攀爬,代表的是亲切和对真正攀岩的回归。而我,正是后一种人。

在清华山野待到了第三年,真正进行野外攀岩的体验却不能算多,大约4到5次吧。原因是协会正式组织的野攀其实并不多,每年大约只有五一和十一这样长假才会组织。但对于多次参加过协会组织的野外活动的人来说,这一年两次的活动,绝对达到了趣味与体能训练的平衡。

这一次我的角色是技术,也就是负责去进行先锋攀爬(Lead climbing)挂绳的人之一,然后让新人去体验顶绳攀爬(top-rope)。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这个技术的角色并没做得很好,在纪律方面以及监督新人多多攀爬方面,其实没有做太多的工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整体的气氛非常轻松,没有以往协会活动的那种非常严肃的气氛。另外,自己处于技术还有待提高的阶段,去跟新人去挂绳,不太敢攀爬有挑战性的路线。

第一天,在新岩场,这个岩场我也是第一次去。经过一段非常颠簸的路段并且被收了一人10元的人头费之后,到达了白河的河边。岩场在河的对岸,因此涉水是必须的。虽然大家大呼小叫,但最终还是都趟着过膝的河水到达,大长腿们(比如lwy、zjj)表示无压力,小短粗腿们(比如我)就只能湿身了。岩场的线路非常丰富,难度分布也比较合理,从5.8到5.13的线都有。我做的事情,就是先挂了一条5.8的线热身,然后挂了一个5.10a(具体难度不太记得了,反正我绕开了起步的难点)。然后又尝试了一个5.10b,起步也由于垫了一块石头而变得简单一些。由于气温比较冷,所以并未出太多的汗。后面一直在给队友们进行保护(Belay),只是在下午两点左右,top-rope了一个5.9的线。

大约2点半左右,与diudiudiu去尝试一条5.10d。这个线路比较长,不过最大的问题是难点在最后一把快挂以及从最后一把快挂到顶环的那一段。diudiudiu先尝试了一下,到了倒数第二把快挂的时候突然冲坠。一方面由于他掉得太突然,另一方面我有点分心,所以完全是靠体重拉住了他。当时心里其实吓得不轻,因为他冲附的下方是一个小平台,要是拍在上面,估计会受伤。所以进行belay的时候,一定要全神贯注,不能分心,因为队友有随时有可能会掉。另外一个原因是diudiudiu的安全带穿的是有问题的,腰环似乎有点上下颠倒,不知道这个有没有影响他的脱落时的身体姿势。这个在double-check的时候我也没有检查出来,因为自己对他太放心了;当他下来之后,smd发现了这个问题。这算是本次攀爬过程中的两个安全隐患吧,以后需要注意。当diudiudiu下来之后,我去尝试了一次,把最后一把快挂挂上了,但是却无力再往上攀爬,那一段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有点难。最后zjj从左边迂回上去,把绳穿入了顶环,才避免了留快挂在上面的悲剧。

回来的时候,摄影wjy把我和smd牵手过河的画面拍一张意境绝佳的照片,非常喜欢。

新岩场_过河

第二天在小怪攀爬,可能是因为与德来家非常近的原因吧。这个岩场非常熟悉,因为来过三次了吧,上次在这里玩皮划艇的记忆依旧清晰、在小怪挂了一个小时的痛苦经历也让人难以释怀。上午,我先锋攀爬了一次,挂了两个比较短的线。然后把自己用快挂保护在顶环上拍照,拍了大约四个人的照片之后,换了diudiudiu上去,毕竟他是有当攀岩摄影师的伟大理想的。从岩壁下来之后,进行了两次保护,已经到中午了,岩场的人也非常多了。吃过午饭之后,内心想再次尝试小怪,但是却有些怂。犹豫之间,想先尝试一下肉塞这个岩缝的线,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而且已经有人挂好线了。起步试了大约10多次吧,终于慢慢爬上去了,后来就一路用背和腿靠着岩壁上去。smd在给我保护的同时,也一直在给我加油打气。下来之后,感觉自己没有力气去尝试小怪了,算是留下一个遗憾,等下次再来吧。然后就是给smd保护去爬千层饼,并且自己尝试了一下。上去之后才想起之前别人说过的,千层顶要用反提的点。

最后在小怪这里合影一张,好像连队旗和会旗都没有拿,不知道算不算是bug?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这次野攀非常愉快,自己在当技术的同时,感觉也有一些提高。希望自己配齐装备,可以经常去玩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