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Neurolaw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神经科学与法学的交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个领域的一些大牛们,也开始将自己的想法结集成书出版了,先前本博客提到过一本神经科学与刑法的书籍:A Primer on Criminal Law and Neuroscience,此书正是牛津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的系列丛书之一。最近发现,这一系列的丛书已经纷纷出现了。包括在这个系列的有:

Thomas A. Nadelhoffer 的《The Future of Punishment 》;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Nicole A Vincent的《Neuroscience and Legal Responsibility》;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Walter Sinnott-Armstrong 与 Lynn Nadel的《Conscious Will and Responsibility: A Tribute to Benjamin Libet》;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Lynn Nadel 与 Walter P. Sinnott-Armstrong的《Memory and Law》;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Kent A. Kiehl 与  Walter P. Sinnott-Armstrong的《Handbook on Psychopathy and Law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牛津的神经科学、法律与哲学系列丛书

与神经法学相关的新杂志:Journal of Science and Law

一本新的关于科学与法律的学术期刊,由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的David M. Eagleman主编,这位帅哥写过一本有趣的书Incognito。

该杂志网址:http://www.jscilaw.org/index.php/jscilaw

简介如下:
Many of today’s policy questions require an interdisciplinary approach, drawing from fields such as neuroscience, biology, and statistics. Researchers today are presented with new technologies to gather data and novel techniques for data mining. However, innovative scholarship often fails to leave its subspecialty and reach an interdisciplinary audience, dulling its impact and preventing other disciplines from capitalizing on new findings.

The Journal of Science and Law (JSciLaw) seeks to address this problem as an interdisciplinary publication that provides a forum for scholarship at the intersection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legal policy. JSciLaw aims to unite disciplines and to encourage collaboration between scientific researchers, legal scholars, and policy makers. Reflecting its interdisciplinary nature, the JSciLaw editorial board includes scholars from the fields of neuroscience, law, criminology, statistics, and policy.

JSciLaw promotes top-tier, peer-reviewed scientific research that matters for policy decisions. Reflecting that mission, we are pioneering in-house journal software that allows JSciLaw to incorporate large-scale data directly into its manuscripts, such that reported results are replicable and extensible (See here for an example). In this way, readers are not forced to simply believe the claims of research papers published in JSciLaw, but can analyze the data themselves.

The journal is open-access, with all articles available for free at JSciLaw.org. Because we are an online journal, we are de-emphasizing word limits in deference to quality: articles should be as long as they need to be (but no longer). We publish Original Research Articles, Reviews, Opinions, and occasionally, Book Reviews. Papers are published on a rolling basis as soon as they are accepted.

JSciLaw encourages you to submit your innovative research and to explore our research articles in the future.

法与神经科学研究组织对欧巴马总统关于神经科学中生物伦理问题的回应

法与神经科学研究组织,实际上应该称为麦克阿瑟基金-法与神经科学研究组织(The MacArthur Foundation Research Network on Law and Neuroscience)的多位作者最近联名在《法与生命科学杂志》(Journal of Law and the Biosciences)上发表评论,以对2013年7月欧巴马总统要求其生物伦理委会对神经科学与法律的相关问题进行调查的命令进行了回应。

2013年7月1日,在白宫给生物伦理委员会的主席Gutmann博士的文件中,Obama说,随着他在4月份宣布了政府的脑科学计划(Brain Research through Advancing Innovative Neurotechnologies, BRAIN)之后,需要对神经科学可能引起的伦理和法律问题进行分析和反思,保证科学研究与伦理不相冲突。在这份文件中,他专门提到了神经科学与法律交叉所可能带的问题。其中包括与隐私(privacy)、个人主体性(personal agency)、行为的道德责任(moral responsibility for one’s actions)…….. 关于神经科学在犯罪司法中的正当使用(the appropriate use of neuroscience in the criminal-justice system)。最后一点尤其与神经法学相关。

正是由于这个文件中提到了神经科学与刑法相关的问题,以范德堡大学法学院教授欧文*琼斯(Owen Jones)为代表的法与神经科学研究组织研究者对这些分析进行回应。主要针对三个问题提出了分析和建议。

第一个问题:犯罪司法系统应该如何来加强自身能力,以保证在许可神经科学证据和权衡神经科学证据时作出良好的决策?
建议包括三点:对法官进行培训、生物伦理委员会整出一套良好的机制来呈现和解释神经科学证据以及学术界与司法界的合作。

第二个问题:神经科学技术协助犯罪司法运作的能力如何通过研究得到加强?
这个问题又可以细分为几个子问题:
青少年问题:神经科学研究对关于未成年人的犯罪司法政策有什么影响?
测谎与记忆:神经科学在何种程度上提高测谎,能够确定人类的记忆以及帮助评估记忆的准确性?
偏见:神经科学如何能够帮助探测或者减少犯罪司法系统中的可能导致不公平的偏见问题?
预测:神经科学是否能帮助犯罪司法系统去预测未来的暴力和再犯?是否能帮助更有效地干预?
未来的研究:联邦政府应该如何来探索神经科学在犯罪记法领域中的优势和不足?
以上的每个问题均有相应的建议。

第三个问题:神经科学与犯罪司法之间的重要伦理学问题可以通过何种其他手段来解决?
对于这个问题的建议是,总统的生物伦理委员会要:对过度解读神经科学结果进行预警、对神经科学证据的误用进行防范、对BRAIN计划的新发展中可能带来的问题进行分析。

总体而言,这个报告更偏实际的应用而不是理论的探讨,在美国的司法系统下有相当的现实意义。不过在我国目前的司法体系下是否有用实在难以预见。

Jones, O. D., Bonnie, R. J., Casey, B. J., Davis, A., Faigman, D. L., Hoffman, M., . . . Yaffe, G. (2014). Law and neuroscience: recommendations submitted to the President’s Bioethics Commission. Journal of Law and the Biosciences, 1(2), 224-236. doi: 10.1093/jlb/lsu012

厌恶信息影响人们的法律判断

法律判断事关人们切身利益,因此进行法律判断时要求法官/陪审员尽量理性和客观。但要知道,人们往往并不理性。在面对一个具体的案例时,人们同样难以做到客观公正,一些看起来与案件事件无关的情况会影响到法官的判断(例如:法庭心理学:法官很苛刻,可能说明他饿了)。
法学家对这个问题也有过思考,例如坚持用经济学原则分析法律的联邦大法官、芝加哥大家的法学院教授Richard Posner在《道德和法律理论的疑问》中曾提到了厌恶情绪会影响人们对案件的判断。
最近,来自杜克大学心理与神经科学系的Beatrice H. Capestany 和Lasana T. Harris采用实证研究证实了这一个观点。这个实验是一项神经成像的研究,但这里只说一下其行为的结果。
在研究中,作者们事先编写好了100个犯罪的情境,描述一个人进行了一个犯罪活动。这些情境分成两类:高恶心组和低恶心组。一个高恶心组的例子如下:
午餐休息时间,Rob Whitley看到了他老板在热狗摊边,于是他拿着一把剪刀走过去。首先,刺中老板一侧的颈部,然后是腰部,导致了受害者严重出血,住院治疗。
一个低恶心组的例子如下:
John Noel 在酒喝酒,看到前女友的新欢James。尽管John没有预料自己会在这里碰到James,但是还是把自己经常携带的枪从背后口袋里拿出来,准备射杀James,但是没的击中。
这 两个例子在美国都是严重的伤害他人罪,在联邦审判指南上具有类似的判刑等级。在每个情境最后,作者们还增加了一句话来描述这种行为的原因是由于心理的(人格特质)还是生物的(基因异常),用来操纵犯罪原因对人们结果的影响(这个因素的研究已经很多,这里也不详细说结果)。
实验中,当参与者躺在扫描仪中时,阅读每个情境20秒,然后回答两个问题。
第一:“这个人在多程度上是有罪的?”从1-7进行评分。 
第二:“你会如何判刑?”也是从1-7,从无处罚到1~60天、2~12个月、2~4年、12~16年、20~25年和终生。
27名健康成年人参与了本次的实验。他们在fMRI扫描仪里完成了判断任务。
结果发现,当情境属于高恶心条件时,参与者给出的惩罚要显著高于低恶心的条件。与审判指南上给出的客观处罚相比,高恶心条件下更符合指南上惩罚,而低恶心条件则显著更轻。
厌恶信息影响人们的法律判断
厌恶信息影响人们的法律判断
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受过训练的法律专业人士会不会更加理性一些呢?
Beatrice H. Capestany & Lasana T. Harris (2014): Disgust and biological descriptions bias logical  reasoning during legal decision-making, Social Neuroscience, DOI: 10.1080/17470919.2014.892531

神经科学与法律系列:使用fMRI测谎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从2013年7月开始,每期发表一篇神经科学与法律交叉的文献(http://www.nature.com/nrn/series/neurosciencelaw/index.html),范围基本上覆盖了神经科学与法律交叉的主要的主题:青少年犯罪、药物研究、法庭上的记忆、神经科学家作为专业证人、儿童成长经历、精神病态的刑事责任(神经犯罪学)以及最新的一期:fMRI测谎。

Functional MRI-based lie detection: scientific and
societal
challenges
一文中,宾大神经科学家Farah回顾了使用fMRI测谎的主要研究以及其法庭上的应用,非常详细地讨论了目前使用fMRI测谎的实验任务,主要研究的结果以及实验室实验的可能混淆因素和局限,再说到了从实验室到现实生活可能的影响因素。

在回顾测谎主要结果的一个亮点是:使用ALE的元分析比较了各个测谎研究的一致性:结果其实还挺有意思的:

神经科学与法律系列:使用fMRI测谎
图1. Results of the ALE analysis of the
functional MRI ‘deception’ literature.

在回顾完科学方面的结果之后,讨论了一个法律上非常关键的问题:什么样的证据可以作为法庭的证据。这一点上应该说是体现了自然科学与法律的根本差异:科学要的是非常严格的证据,而法律想要的是在有限的证据下做出最好的判断。这种价值取向上的差异导致了一个态度上的差异:科学家觉得fMRI还不够可靠的时候,律师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使用了。

最后的三条建议其实还是比较抽象。

总体而言,这是关于fMRI测谎结果作为证据一个比较综合的综述,新颖的观点不是太多,但是信息非常全面。